LUGIA

相彼良玉,胡然而终藏;尔有文德,恶用乎圭璋。

雏菊】(-5)【人民的名义【赵东来/祁同伟中心【清水【剧情向

锵锵锵抢~再只脑不产要被嫌弃了,于是lo主带着《雏菊》的世界观肥来了

本来是一堆没头没尾的小故事,没想到脑洞越来越大,居然串起来了

醒目→私设及预警戳这里,确定接受再继续

期待一个评论


#本章又名《论厅花信仰崩溃的第一步》

#陈阳登场 我赵下一章上线


o(=•ェ•=)m



虽然低气压笼着矿区的粉尘像锅底一样扣在京州市上空,祁同伟却从中嗅到了自由的甜美味道。
各种意义上的自由。


自从上次见面陈阳红着眼圈撕毁请调报告之后,祁同伟就一直陷在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之中。虽然自己万分不愿承认,但终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祁同伟一直不愿意回忆过去这一年发生的事,回忆在某种程度上就意味着审判。祁同伟拒绝,因为他发现自己永远无法向陈阳那样,用一以贯之的某种原则来衡量一切。
祁同伟觉得自己要求并不高。做有意义的事,证明自己,也实现自己,不给那些把自己拉扯大再送出山区的乡亲们丢脸,不给一直相信自己、关心自己的陈阳和她的家人丢脸。当然,如果能顺便有益于更多的人,那自是再好不过。从孤鹰岭一战身负重伤获评一级英雄模范,到林城检察院一步一个脚印做到检察长,在别人看来玩命的努力,祁同伟都只觉得问心无愧。但是这一次,一场反腐败斗争的胜利,却让自己和同僚成了众矢之的,祁同伟没有办法再自欺欺人。
——战争没有对错,只有胜败。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就承认了自己和陈阳从此南辕北辙,渐行渐远。
祁同伟反而放松下来。一切都过去了。在恩师的帮助下平调到京州市公安局,自己熟悉的领域。没有了政敌的掣肘,抛掉了内心的负累,真正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祁同伟呼吸着充满硫磺和焦炭味道的空气,终于可以任由思绪回到一年前的林城,仿佛那场战争的硝烟还没有散去。


吕州市长李达康仅在任一年便升任林城市委书记。林城经济开发从此高歌猛进势如破竹。极富远见的市委书记将2005年定义为林城经济转型元年,一方面治理老矿区还历史旧债,另一方面大力发展生态农业、兴建基础设施,而新划定的林城经济开发区,则是全市财政和GDP的支柱。

然而天不作美,抑或怀璧其罪。开发区第一轮招投标结束,工程全面铺开之时,市委、市纪委收到一封匿名举报,内有一沓香艳照片,主角是林城市副市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李为民。市纪委经过调查,以生活作风问题结案,李为民受到严重警告处分,调离开发区。
不久,一封内容更为详尽的举报信出现在省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陈岩石的面前。虽然是匿名举报,但是证据充分。省检察院经过慎重讨论,将此案交办给了林城市检察院。
祁同伟私下对陈老爷子提起过自己的担忧:今年是林城经济转型的关键一年,开发区项目又是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李为民已经受处分调走,此时此刻又出现这个匿名举报是否有些蹊跷?
陈老爷子不以为然:就是蹊跷才要查嘛,这些照片难道反映的只是官员个人的作风问题?开发区这么大摊子,其中有没有利益交换?
祁同伟只得实话实说:可是,如果再查出个串案窝案,影响了经济工作大局,李书记那儿恐怕……
陈老爷子板起了脸:不要张口闭口李书记,难道李书记允许下属贪赃枉法?难道眼看着国有资产流失就是所谓顾全大局?我相信,李达康书记不会做腐败分子的保护伞!

有了省检的态度,祁同伟也不含糊,很快就落实了证据。此案果然牵涉甚广,不仅开发区管委会,国土局、国资委,甚至包括那个查处了李为民的纪委书记,都拿了几十万到几千万不等的好处,土地违规使用,工程黑箱承包,涉案金额数十亿。林城检察院一边上交立案申请,一边就制定好了行动计划。接到省院立案的批复,祁同伟不敢怠慢,连夜兵分几路,将李为民等嫌疑人悉数扣下。在带走国资委一个处长时还发生了一点波折,和该处长一起饮酒作乐的3个投资商老板也同时被带了回来。

祁同伟连夜突击审讯,那3个老板没什么背景,想行贿都找不到门路,当天还是头一次捞到机会接近开发区领导。搞清楚这3人没有行贿嫌疑,祁同伟正准备放人,李达康的电话催命一般的到了。也不问到底怎么回事,张嘴就要求祁同伟顾全大局,注意政治影响。
祁同伟十分委屈:李书记,李为民市长和企业老板勾肩搭背时怎么不考虑政治影响?
电话那边静了两秒钟,然后传来一个低八度的声音:祁同伟检察长,不要跟我装糊涂!我不是要干涉你们办案,腐败分子必须严惩,这我坚决支持,但是你们敲锣打鼓地抓我们的投资商是什么意思?
祁同伟心下大惊,现场扣下这三个老板本来是突发情况,如今居然这么快就传到了市委书记耳朵里,而且显然,传说和事实已经差之千里。
李书记……祁同伟张口想要解释,电话那边根本不听,声音陡然提高:
祁同伟检察长,我请求你,行吗?我请求你注意政治影响,明天天亮之前务必不要闹出任何动静!如果你做不到,我立刻上报省委要求重新考虑检察长人选!
祁同伟叹了口气,放下了电话。


李达康连夜召开市委常委会讨论应对措施,但还是晚了一步。祁同伟带走3个老板协助调查的消息不仅传到了市委,而且一夜之间风一般地传遍了开发区。二十几个投资商跑了多半,剩下的也纷纷收缩撤资,再不踏进林城半步。
此后的事情就是众所周知的了。那一年,林城市财政挖地三尺、勒紧裤带,李达康跑遍省城、跑遍北京,看尽一票厅官的脸色,也只是集中财力保下了几个基础设施建设的关键项目,大部分商业开发烂尾,矿区环境治理由于资金问题被无限搁置,林城的GDP总量从全省第一一下子跌落到第五,财政赤字达到历史最高。


事后,祁同伟仔细想过泄密的问题。当晚除了参与行动的人员,还有两个工作人员和一个汉大的实习生一起值班,但是他们并没有参与李为民案,也不清楚行动的具体内容。事发不久小孩就结束实习返回了学校。祁同伟心中怒极,却苦于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进一步的调查。

何况,迫在眉睫的问题也不允许他再掀起内乱。林城经济形势急转直下,检察院成了众矢之的。不知是李达康打了什么招呼,还是手下那些狗腿子阿谀奉承,市委市政府各个部门众志成城地同检察院做对,办点事千难万险不说,甚至发生了检察院警车被交管局拖走的奇事。检察院内部也是暗潮汹涌,原本惩处腐败分子、追回数十亿经济损失的成就感很快被劳心费力还受气的现实冲刷得干干净净,一些风言风语也随之四起。


内外交困中唯一值得高兴的事,就是陈阳从北京回来了。

周末,祁同伟一早就来到省城陈岩石副检察长的家,帮着陈老把院子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净利索。中午,陈阳和王老在厨房张罗,祁同伟要去帮忙,却被陈阳一把推了出去,让他陪陈老先喝两杯。祁同伟感到陈老有事要说,就乖乖从命。
工作是不可避免的话题。陈老爷子对林城的事心里有数,一直也想找祁同伟商议一下他今后的去留问题。就着凉菜喝了几杯,倒是祁同伟先打开了话匣子,言语间十分愤懑:……办点事要看多少脸色就不说了,您知道吗,前天,就是前天,我们一辆执法车执行公务,临时在路边停了几分钟,居然让交管局给拖走了!我亲自给他们局长打电话都不好使,愣是让我们一个老检察长带着两个小同志坐公交车回来的,人家现在还跟我闹情绪撂挑子!
陈岩石知道,这个资历深厚的老检察长在林城颇有人望,如今闹到公然和祁同伟翻脸的地步,祁同伟的工作怕是真的不好做了。
但是陈岩石还是感到有些难以置信,咂了咂嘴,还是说了:我印象中李达康不是这种人啊。虽然为人霸道了点,但还是讲道理的。同伟啊,我看这事多半是手底下那帮人,为了替主子出气,成心恶心你,要不,你找个机会和达康书记好好沟通一下?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必要?何况眼下祁同伟根本无心计较这些。仰头干了一杯闷酒,祁同伟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陈叔叔!看看人家对纪委的指示——‘严肃党风党纪,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这明摆着就是要捂盖子嘛!现在可好,咱们点了这个大炮仗,把自己炸得焦头烂额,还不知道谁在一边听响儿呢!
陈岩石闻言心里暗恼:谁是“咱们”,什么叫“点炮仗”,还“在一边听响”?你小子不如直说抓腐败分子不是政绩,GDP才是嘛!
这话终究是没有说出来。陈岩石知道祁同伟这大半年不好过,也不想在女儿好不容易回家这个当口跟准女婿争论价值观问题。抬头看看女儿在厨房忙碌的背影,陈岩石压下心中火气,索性直奔正题:同伟,省反贪局那边一直在要人,要不,你考虑一下到省里来?
祁同伟极其郁闷,明明是自己才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如今却要像丧家犬一样离开?酒气盖脸,一句气话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去反贪局又有什么意义?继续给人当枪使?
陈阳正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听到这话就不高兴了,菜盘往桌上重重一敦,汤汁四溅:怎么说话呢?谁拿你当枪使?
祁同伟也火气上撞,梗着脖子回了一句:实话实说!
陈阳麻利地收拾了餐桌,转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言不发。陈海跟了进去,就见姐姐突然从包里翻出请调报告撕得粉碎。另一边祁同伟眼睛都红了,低着头却不敢说话。陈海在两人中间劝了半天,只见陈阳红着眼眶盯着弟弟那张娃娃脸,讷讷地说了一句: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直到来年人大会上,省委常委、吕州市委书记高育良升任省委副书记兼省政法委书记,那些针对祁同伟和检察院的攻击才消停一些——不是因为大家觉悟忽然提高,而是更接近某种“敢怒不敢言”。坊间似乎已经坐实了祁同伟是高育良手中一杆枪,并且这杆好枪甫一出手就给了政敌致命一击。如今胜败已分,人们对悲壮的失败者再怀有同情,也犯不着去胜利者面前自讨没趣。
只有老师最理解自己的苦衷。升任省政法委书记之后不久,高育良趁祁同伟来省城开会的机会在自己家里请祁同伟吃饭。祁同伟在高育良面前从不客气,一落座就大倒苦水:老师您可把我坑惨了,在林城没法干了。外面都传我是您的人,一出手就搞掉了李达康。高育良冷笑:什么你的人我的人?权力是国家公器,你没做错什么!林城的经济滑坡是腐败酿成的恶果,不是什么“反腐的副作用”!高育良仰头喝光祁同伟敬的酒,眯着眼睛像是在回味:没想到,我认识李达康十多年,没发现他是这样一个伪君子,居然如此肆无忌惮地对你挟私报复!
祁同伟顿时热泪盈眶。
师徒二人推杯换盏复又推心置腹:林城不是久留之地啊,李达康在林城一时半会翻不了身,这笔账还不都记在我头上。省检察院?我跟陈阳掰了,陈老爷子能饶了我?高育良成竹在胸地笑着,等祁同伟抱怨够了,才不紧不慢地说到:京州市公安局的王局长还有两年到站退休,最近又动了心脏手术,需要一个既懂业务又懂管理、履历还能服众的副局长把工作抓起来。我上周在全省政法工作会上见到京州政法委书记时还提起了你。你自己什么想法?
高育良这番话让祁同伟心底的死灰又冒出几颗火星。祁同伟倒不在乎两年后能否顺利接班提副厅级,老师能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这就够了,孤鹰岭上的儿歌又回响在脑海里。


U•ェ•*U


P'S:写这个时还没有马里兰毕业演讲内破事,开头真的不是黑2333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