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IA

相彼良玉,胡然而终藏;尔有文德,恶用乎圭璋。

我最怜君中宵舞【人民的名义【赵侯




#赵侯友情向 #内有痕量赵陆
#原著背景 故事发生在猴子被停职之后 
#辛词梗
#又名论刑侦高手的业务能力
#标题剧透
#然而并不甜,大概是放了假的木糖醇 保证没刀 OOC严重 逻辑已死 一切怪我

原本是上上周世界读书日开的脑洞,结果没来得及回家翻书查资料,于是拖到今天……嘛~就当向赵局长学习,读书不挑日子只挑人


O.o


京州大厦的前身是京州市委办公室下属的机关招待所。虽然早已改制为自负盈亏的有限责任公司,建起了十五层的现代化商业大厦,却仍然历史性地承担着一些为京州市委市政府服务的任务——比如给工会的传统特色活动“读书会”提供场地。

赵东来觉得自己的衣柜和这块场地八字不合。上次约陆亦可同来被吐槽两袖清油,这一次……
“嘿!我说东来局长,这是给我表演勤政戏呢,大周末的就穿着制服出门?”一身运动套装的侯亮平双手拎起赵东来的外套领口抖了抖,露出里面板正的衬衫和领带。
赵东来当然没有蠢到胸前挂着他的180001满大街晃,但是笔挺的制服衬衫和西裤配上一件修身夹克着实有点儿引人侧目。
看侯亮平心情尚可,赵东来不想败兴地解释自己刚刚如何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向一起加班欣赏魏彩霞黄色录音的刑警队长突击布置了成吨的工作,才得以在队长同学茫然的目光中随手抓了一件外套夺门而出。
“哟!侯局长好!”此时此刻,公安局长后退半步一个响亮地立正,朝反贪局长同志敬了一个少先队队礼,借着夸张的鞠躬动作凑到反贪局长同志耳边,拖着长音道:我这不是——时刻准备着嘛


侯亮平被停职以后,侦查处长陆亦可化悲愤为力量,加倍投入到工作当中。赵东来也忙的无暇旁顾,原本已经错过了几次读书会的活动,但是想到某猴子如今被丢进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便挤出时间邀他来读书会散散心。


两人离人群不远不近地站着,在空旷大厅和喧闹人声的掩护下难得畅快地聊天。可聊天的内容却让人愉快不起来。说起丁义珍在非洲,赵东来表示已暗令追逃小组架空组长祁同伟,由他这个副组长实际负责全部工作。但是以非洲糟糕的治安环境,丁义珍随时有性命之忧。侯亮平难掩失望,却反过来叮嘱赵东来,要追逃小组的同志注意安全。又问起魏彩霞的录音和山水集团的账本,赵东来想起加班听了两天的小电影就差点儿爆粗口。
赵东来反问侯亮平刘新建那边有什么突破,侯亮平咬着嘴唇只摇头,道是自己不出面只怕他什么都不会说。于是就说到自己冤案的两个关键证人,赵东来耳根有点发烧。毕竟两个大活人在自己的辖区人间蒸发,公安局长多少有点面上无光。侯亮平叹了口气道,如果这两个证人落到敌人手里,之前自己参与侦办的一一六案的所有结论恐怕都要推翻了。赵东来摆摆手道不至于,证据是谁也推翻不了的。侯亮平有些激动地抓住赵东来的手腕用力一挥:对!不管谁来接这个摊子,有实锤就不怕他们嘴硬。却又转念道:我这师兄应该清楚,这种程度的构陷不会击垮我,何况就算我倒下了再来一个反贪局长也一样会查下去。他们只是尽量拖延时间罢了,你们一定留心,不能再让任何人像丁义珍那样溜掉……
赵东来抬手打断了侯亮平的嘱咐:哎我说老弟,交代后事我可不听!轻伤不下火线啊……

“只怕我是在劫难逃啊……”侯亮平喃喃道,灼灼的目光中积聚起一团雾气,两腮负气地微微鼓起。赵东来饶有兴致地盯着这张委屈的俊脸,索性不再谈工作,拉着侯亮平在读书会外圈坐下,一手按在侯亮平肩头:“瞧把咱侯大局长愁的!敌人狗急跳墙,说明咱们的方向对了,方向对了真相还会远吗?我们都相信你是清白的,你也要相信我们,”另一手在两人之间划了个圈道:毕竟彼以利合,此以天属……
“嗯?”嘴上从不吃亏的侯亮平听到这句话挑起一根眉毛,赵东来方才意识到这个典故原本是说父子亲情的,连忙尴尬地笑着摆摆手: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那个,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理想走到一起,所以要相信战友和盟军嘛!看侯亮平还是皱着眉,赵东来抬起一只手按在侯亮平的眉心揉了揉:嘿!都皱出褶子来了,笑一下哈?侯亮平无奈,摇头苦笑着拨开赵东来的手,坐下专心听起读书会的朗诵来。


不知过了多久,朗诵者鞠躬下台,赵东来鼓掌的手刚抬起一半,兜里的手机忽然震了起来。赵东来瞥了一眼来点号码,起身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没两句话的功夫,又神情严峻地回来了。
侯亮平有些担忧地看着来去匆匆的赵东来,心知问题不小,而且是不方便在电话里说那种。侯亮平什么都不问,也不等赵东来说话,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个一寸余厚的牛皮纸包递到赵东来面前。
赵东来像被烫到一样缩回手:什么东西?
侯亮平哈哈大笑,示意赵东来打开看看:我能害你不成!这是之前在北京淘到的,觉得你可能喜欢就让小艾带来了。
赵东来将信将疑地拆着包装,一本旧版《稼轩词编年笺注》带着岁月特有的气息呈现在面前。正在这时,赵东来的手机又震了一下,匆忙接电话时,一枚书签从书页里掉了出来。赵东来一边接电话一边弯腰捡起书签,随手放进兜里。一旁的侯亮平哎了一声又不好插话,急得直跺脚。
警车的灯光由远及近映在落地窗上,赵东来看着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失望的侯亮平,安慰地一笑,道了声歉转身朝电梯跑去。


赵东来跳上接他的警车,先竖起一根手指阻止了要向他汇报工作的刑警队长。“一分钟,给我一分钟可以吗?”看着王队长再一次茫然地点头,赵东来立刻打开后座的阅读灯低头观察起那本书来。
——第一九八到二〇四页似乎受到了格外的青睐,并且阅读者心情激动,手上的汗水沁得原本整齐致密的书页有些变形,颜色也略有加深。果然,一页页翻去,第二〇〇和第二〇一页中缝处还残留着些许凹痕。掏出书签和凹痕比对了一下,完美,赵东来点点头短促地笑了一声,目光在摊开的书页上来回扫着,眼神慢慢凝重,笑容也渐渐退去,整个面部线条坚硬犹如雕像。


侯亮平一个人站在窗边,有点失落地看着警车的灯光消失在视野之外,好几次摸出手机又揣回去,直到手机忽然响起。
和紧绷的表情不同,“雕像”的声调十分愉快:谢谢啊老弟!邓广铭先生的四传二谱我这儿都有,一直就想收一本《笺注》来着。啧~78年全品非馆藏,你跟哪儿淘到的啊?
”啊……在琉璃厂碰巧遇到的。你喜欢就好……“侯亮平看到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笑得有点勉强。
赵东来并没有看到,还在愉快地开着玩笑:喜欢啊!喜出望外的喜欢!哦对了,借老弟豪言,兄弟我这几天可真要闻鸡起舞了!

侯亮平抬手揉了揉眉心,觉得连日来的郁闷都一扫而空,玻璃上的倒影嘴角上扬,紧抿着的双唇不自觉地弯出一个发自内心的胜利的微笑。就像之前无数次确证过的一样,侯亮平坚信,闻名遐迩的刑侦高手一定能像找回失落的书签那样找出迷雾背后的真相。哪怕这一次自己倒在了敌人的暗箭之下,盟军也一定会踏着自己的热血继续前行,心坚如铁。


o.O


PS:78版《笺注》P198~204收录陈亮、辛弃疾鹅湖之会后互相唱和的5首《贺新郎》词作,手机拍旧书效果不是很好就不放图了,摘录几段大家感受一下w

(一)

陈同父自东阳来过余,留十日。与之同游鹅湖,且会朱晦庵于紫溪,不至,飘然东归。既别之明日,余意中殊恋恋,复欲追路。至鹭鸶林,则雪深泥滑,不得前矣。独饮方村,怅然久之,颇恨挽留之不遂也。夜半投宿吴氏泉湖四望楼,闻邻笛悲甚,为赋《乳燕飞》以见意。又五日,同父书来索词,心所同然者如此,可发千里一笑。

把酒长亭说。看渊明、风流酷似,卧龙诸葛。何处飞来林间鹊,蹙踏松梢微雪。要破帽多添华发。剩水残山无态度,被疏梅料理成风月。两三雁,也萧瑟。
佳人重约还轻别。怅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路断车轮生四角,此地行人销骨。问谁使、君来愁绝?铸就而今相思错,料当初、费尽人间铁。长夜笛,莫吹裂。 

(二)P201的

老大哪堪说。似而今、元龙臭味,孟公瓜葛。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笑富贵、千钧如发。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重进酒,换鸣瑟。

事无两样人心别。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合。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正目断、关河路绝。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评论(1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