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IA

相彼良玉,胡然而终藏;尔有文德,恶用乎圭璋。

春游【人民的名义【赵侯

清水 原著背景 CP有赵侯和周林,隐海陆

依旧是黑化赵

情节拖沓似黄毛,实在不会改了😂

所有数字都是我编的 欢迎捉虫 业内人士轻拍😂

=.=



以丁义珍出逃为开端的一系列腐败大案终于落下帷幕,汉东省检|察|院的年轻才俊们终于从连月来的文山会海中松一口气,重伤的反|贪|局|长陈海也奇迹般的睁开了眼睛。与此同时,老检|察|长季昌明的政|治生涯即将到达最后一站。这一天,季检察长叫住汇报完工作的侯亮平和陆亦可,给他们布置了一个额外的任务。

侯亮平正头疼上哪里找一个“既不违反八|项|规|定,又能带大家放松一下”的地方,季检忽然又叫住他们,让他们问问公|安|局那边什么时候有空,“把赵东来那小子也叫上”。

谁知这一问收获了意外惊喜。赵东来不仅有空,还有钱,有地。京州市公|安|局大地主赵东来盛情邀请检|察|院盟军去新落成的市局职业技能培训中心吃野菜,以表对“老政|委”的“一片心意”。虽然侯亮平知道,季检是断不可能让赵东来出力又出钱的,但是周末郊游的地点还是愉快地决定了。

检|察|院的中巴车出城上外环顺行5公里,就看到一辆民用牌照的黑色雅阁打着双闪停在紧急停车带上。雅阁打灯起步并线一气呵成,赵东来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电话里,“赵东来那小子”神秘兮兮的,让老政委一定跟紧他的车,要带他们走一条新修的路爬山去。

上山的路平平无奇,然而越过山头众人顿觉眼前一亮。居高远望,曾经破旧不堪的招待所四层小楼被粉刷一新,吊角飞檐,古色古香,回廊掩映,曲径通幽,颇有几分苏园的神韵。后院新建的体育场却是一幅后现代风格的画面,专业的网球、篮球场地和靶场,洁净的游泳池反射着明亮的阳光。不远处依山开辟的梯田里一丛丛翠绿的不知名蔬菜旺盛地生长着,更远一些的山坡上,几只山羊在悠闲地啃着草。

众人三三两两沿着步道往山下走。路边忽然现出几片花田,一簇簇玫瑰一样的小花含苞欲放,却又比市面上的玫瑰小许多。林华华用手肘戳了一下周正,有点夸张地叫了一声“玫瑰耶!”立刻有围观群众起哄要周正摘一朵送给华华。

“随便摘人家的花不好吧?小心赵局罚你钱……”周正有点害羞地说着,朝走在前面的赵东来投去求救的目光。赵东来正低头在花丛中摆弄着什么,没有注意身后的动静,倒是侯亮平上前帮周正解了围:“没事,随便摘,我替赵局做主了。知道吗?这是食用玫瑰,和华华这个吃货倒是真般配!”众人一阵哄笑。很快,注意力又被一只大胆的小松鼠吸引走了。

侯亮平转身要走,却差点撞到赵东来伸到他面前的一只手,手里抓着一把红底白边的小花。“这个和你也挺般配的。”赵东来忍着笑说。

“去你的吧!当我不认识康乃馨啊?”


不远处,陆亦可陪着季检|察|长在树荫下休息。看着像两个大孩子一样笑闹着的赵东来和侯亮平,老检|察|长渐渐皱起了眉头。


中午,赵东来让服务员开了最大的一个包间,里外两桌。各种平日难得一见的野菜,加工虽不算精致,却格外清新适口。压轴的清炖小羊排肥而不腻,入口即化,回味香甜。

年轻人那一桌很快就天南地北地热聊起来。里间,赵东来围着季检|察|长一口一个“老政|委”地叫着,十分殷勤地敬酒。不一会儿,季检就不胜酒力,要回房间休息。赵东来抬手招呼服务员拿房卡,没注意季检朝侯亮平使了个眼色。

“哎!谁的手机!”两人刚走出包间,侯亮平喊了一声,也不动声色地追了出去。包间里,陆亦可和周正卖力地哄着发誓减肥的林华华吃东西。

两人一起伺候老检|察|长歇下,侯亮平拉着赵东来,顺着一条野路就往山上走,直到爬上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山峰,侯亮平忽然转身,盯着赵东来,眼中没有一丝笑意。

“说吧东来,你以为灌倒了老季就没人管你了?老季刚跟我说了,这个培训基地之前就是山脚那一栋破楼而已,你整的这些,没个千八百万下不来吧?可是你们以重新装修为名报批市|财|政的只有一百万啊?到底怎么回事?”
赵东来张望一圈确保四下无人,也收起了笑意:
“我就知道老季不说你也得说。实话告诉你吧老弟,去年,局里维|稳|经|费结余了三百多万,我又从今年的经费里拿了二百万,和保|安公司签的合同,他们找人弄的。哦对,基地后勤也包给了他们。怎么样?野菜饺子好吃吧!”
侯亮平吃惊地张了张嘴:“东来!你!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赵东来诚恳地看着侯亮平,眼神满是委屈:
“老弟,你年纪轻轻身居高位,不知道基层的警|察多辛苦啊。我给他们提供一个业余时间修身养性的地方,也是变相提高工作效率嘛……”
“我不是不理解他们,”侯亮平也诚恳地回望着赵东来,一只手指戳在他结实的胸膛,打断了他的诡辩:

“我是担心!”
赵东来表情放松了一些,脸上又浮现出熟悉的自信微笑:
“这个你可以放心,我既然敢请你们来,落到纸面上的东西绝对没毛病。”
说着学着网上流行的表情包的样子,大手一挥,声情并茂:
“不信你尽管查,查得出问题算我输。”
侯亮平被逗得扁嘴一笑,但话语中依旧没有一点温度:
“那你……从保|安公司拿了多少好处?”
赵东来一下就急了,双手扳着侯亮平的肩膀,微躬着腰,额头几乎抵在侯亮平面前:
“我的老弟!你还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我要真是贪图那个,我早就是山水集团的座上嘉宾了!再说你看看,看看这工程,六百万一共!哪里像有水分的样子?”

最后一句话说服了侯亮平,但是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再说点什么。

“东来,你这是在玩火啊!我不得不往最坏的结果想。就算你没有从中获利,这么做依然是严重违|规的,有没有想过后果?再说,达康书|记就同意你这么做?”

赵东来不屑地哼了一声,黑着脸赌气道:

“我职|权范围内的事,为什么要请示达康书|记?都按规定来,层层请示汇报,还能办成什么事?就算能办成,黄花菜也早凉了。你要是觉得我这么做伤天害理,国法难容,你就派人来查好了。大不了把我撤了,你来带这个兵,怎么样?”

侯亮平眼神黯淡下去。其实在内心深处,他又何尝没有类似的疑惑。然而这个问题显然不适合此时此刻和眼前这个人探讨。侯亮平深深呼吸一口暮春山区依然凛冽的空气,转身往山下走去:“不说这个了……真要查你也轮不到我来查,这个案子结束我就要回北京了。”

赵东来愣住了。

侯亮平走了几步发现身边的人没有跟上,伸了个懒腰停下来等他。

赵东来紧走两步来到侯亮平身边,脸上表情快速由阴转晴,等到一把揽住侯亮平肩膀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惯常的不怀好意的笑。

“嘿!那敢情好啊!”

赵东来说着,用力揉了一下侯亮平的肩膀。

侯亮平嘟着嘴故作疑惑:“好什么?”

赵东来一拍胸脯:

“以后我就能跟人说,咱北京有人啊!”

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直到笑出了眼泪。


=.=


这是一个致敬《绝对权力》的😂

评论(2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