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IA

相彼良玉,胡然而终藏;尔有文德,恶用乎圭璋。

男人的浪漫】【人民的名义【赵侯【手抖重发=。=

因为值班错过了今年的野菜饺子

以及镭战真的、非常、特别、极其、十分——无聊

就很气。

所以本文也是真的、非常、特别、极其、十分——无聊

又及为啥一到培训中心就想写周正/林华华?

双及:原创角色【小东】是检察院新入职的应届毕业生


┑( ̄▽  ̄)┍


又到一年春末夏初,正是各个单位组织党建活动的时侯。京州地面风平浪静,没了蹭饭借口的侯亮平投桃报李,约市局的同志们来花果山一游。恰逢检察院一众新入职的应届毕业生正在进行入职培训,于是侯亮平诚邀赵东来率领市局的精兵强将做一回陪练,在省检培训中心的场地里来了场镭射真人CS对战。

场地纵横开阔,树林和灌木丛中零星分布着颇为专业的射击掩体。双方分别领取了不同的迷彩服,集结队伍进入各自阵地。检察院率先进攻,侯亮平把人分成若干小组,交代了每组的战术目标,然后就当起了甩手掌柜,任由各组成员自行商讨如何执行命令,自己靠在一棵大杨树后面探头瞄着对面阵地。市公安局公务繁忙,来的人本就不多,又都是平日里实战练出来的默契,赵东来三言两语就安排好了人员和战术,正欲挥手解散队伍,忽然想起了什么,俯身附在排头兵耳边嘀咕了一阵,排头兵又扭头传给第二个人,就这样口耳相传直到队尾……侯亮平正疑惑间,赵东来大手一挥,一声中气充足的“解散”,公安干警各自奔向阵地,很快,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放眼望去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激光枪的控制模块发出战斗开始的语音提示。有大胆的检察官自掩体后面探出头朝对面阵地射击。公安这边却不着急,武器调到单发模式,悠闲地点着时隐时现的人头靶。双方隔空对射了一阵,检察官一方两个五人小队像是同时接到了什么命令,跃出掩体向前推进。与此同时,防守阵地的左翼枪声大作,伴随着激光枪霰弹模式炸裂的枪声,三个公安干警陆续顶着满头红灯起身离场。

侯亮平一个侧滚躲进一排油桶后面,朝着被自己干掉的对手扮了个鬼脸。忽然,树林中人影闪过,侯亮平耳边传来中弹提示。身后的灌木丛中,周正和林华华一左一右,举枪对着人影方向一顿扫射,却谁都没有命中。侯亮平转身冲二人做了个停火、隐蔽的手势,自己缩在油桶后面,低头看着肩膀上传感器闪烁的绿灯,等待系统设定的“轻伤5秒锁定”时间过去。

控制模块的提示语音还没说完,侯亮平已经一跃而起,同时拉动护木霰弹上膛,朝着刚才人影消失方向的一堵T字形矮墙冲去。矮墙上方探出枪口,对方藏在掩体后面,将枪举过头顶向前方盲射。侯亮平又中一枪,朝周正华华的方向大吼一声“掩护我!”,一跃抵近矮墙的墙角。周正华华起身向着矮墙齐射,探出的枪身传来“武器中弹”的语音提示。侯亮平大笑,举枪绕过矮墙:“赵东来你犯规也没用——哎?怎么还有个人??”
“谁规定一个掩体后面不能有俩人啦?”矮墙后面,赵东来将武器丢还给身后的刑警队长,看着侯亮平周身闪着红灯懊恼中透着茫然的样子忍不住一笑,拉着猴子在自己身边坐下:“看你这一头汗,别跑了歇会儿吧!”说着自然地递上了自己的Stanley水壶。侯亮平扭头担忧地看着两个部下的方向,下意识地打开水壶喝了两口,突然一口水差点呛到——刚刚还在身边的刑警队长此刻已经在灌木丛的掩护下匍匐着朝周正华华的方向摸了过去,二人却还茫然不觉。侯亮平张嘴想要提醒,被一只大手及时地从背后掩住。赵东来将侯亮平牢牢禁锢在怀里,直到前方传来有节奏的两发点射枪声。

赵东来刚一松劲儿,侯亮平就气急败坏地甩开赵东来的手,然而周正和林华华已经顶着红灯举着枪离场了。猴子很生气,回身狠狠瞪了赵东来一眼:赵东来,你撩枪,犯规!赵东来一笑:那你还诈尸呢,扯平了啊!侯亮平不服,哼了一声:有本事你批个条子买点气枪,下次咱们玩Paintball,只要不怕疼可以一直不下去!赵东来学着侯亮平的样子也哼了一声:那你这细皮嫩肉的,不是更吃亏了吗!侯亮平气得抡起枪托就砸,赵东来被逼到墙角无处可躲,大喊一声“哎!那可是公物!”

两人闹得满头大汗,顺带滚了一身泥,此刻一起躺在矮墙后面的土坡上吐着气,互相吐槽对方的糟糕形象。

这时,一个看上去有些细瘦的年轻人穿着公安的迷彩服,脸上围着围巾,从二人所在的掩体前面压低身子快步走过。路过掩体时回头瞥了二人一眼。赵东来条件反射般地起身跪姿据枪在手,侯亮平在东来身后朝着来人狂做“噤声”手势。在那人即将进入己方阵地时,赵东来突然抬枪瞄准年轻人头盔上的传感器,喝道:站住!口令?来人愣了一下,低着头不说话。赵东来起身一步跃到青年身边的一棵大树后面,歪头打量青年面部表情,枪口始终不离青年的头。青年转过身,求助的目光投向一脸无辜望天的侯亮平。猴子无奈抓狂,无声地比划着“快跑”,又在东来从树后探出脑袋的一瞬间秒变木头人。赵东来盯着侯亮平,笑得和蔼可亲:“缴枪不杀哦”,谁知那个年轻人突然举枪对准赵东来吼了一声“绝不投降!”赵东来一愣,来不及收回的视线眼看着侯亮平脸上表情瞬间凝固。好在,四周阵地上警戒的队友并没有受到情感的干扰,霎那间四五声枪响,青年的身体微微一晃,仿佛真的中弹了一样。

赵东来把青年也拉到工事后面,大力拍肩安慰道:挺有骨气嘛,不愧是侯局长的兵。侯亮平有点不高兴:小东啊,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忘了吗?你们能想出这一招就很不错了,失败了还可以再来,干嘛急赤白脸的……输给东来局长也不丢人嘛。赵东来一脸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战利品兀自嘴硬,主动递上台阶:还是年轻人好啊,敢想敢做什么都不怕,岁数越大琢磨的越多,人就越来越懒越来越油了。猴子大力点头:嗯,东来局长的自我批评很深刻嘛……可怜的小东同学就这样吃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碗狗粮。

枪声拉开了全面进攻的序幕。赵东来拉起猴子向后退过两条防线,两人仰面躺在一个散兵坑里。侯亮平翘起一双长腿,打量赵东来和年龄不符的结实身板:“你不跟他们一起玩?”赵东来一笑:“让他们忙去,我就不欺负你的新兵蛋子了。”说起新兵,侯亮平突然好奇:“你们的口令到底是啥啊?”赵东来闷声答道:“晚饭。”“回令呢?”赵东来嘴角勾起一抹笑,摇摇头不回答。侯亮平只当他小气,在赵东来肩上推了一把:“告诉我嘛,我保证不诈尸还不行!”“哎,你们陆处长这指挥不行啊,”赵东来就势翻了个身,一手揽着侯亮平肩膀,一手卧姿持枪,透过瞄准镜观察火线战况,”怎么能带着大家一窝蜂地冲正面呢?”


年轻的检察官到底不是公安局这群老兵油子的对手,很快战斗结束。中午就地在户外野炊,侯亮平当仁不让地秀了把厨艺。一边餐桌上,侯局长英勇牺牲和小东宁死不降的故事成了热门话题。在检察官依靠人数优势强行通过了谴责赵局长撩枪的无耻行为的决议之后,有人突然问了一句:赵局长,晚饭到底是什么——我的意思是口令是晚饭,回令到底是什么啊?赵东来倒吸一口凉气,转身朝自己的老兵油子们抬手做噤声状,然而身后七八个声音早已异口同声地响亮回答道:猴咋!


一个后续)

“侯局长你听我解释……亮平我不是……我真没有……那啥咱先把平底锅放下行吗?”


 ( ̄y▽ ̄)~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