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IA

相彼良玉,胡然而终藏;尔有文德,恶用乎圭璋。

东方既白】【人民的名义【赵侯【一个另类的元宵节

又名我就看看加班梗还能再战几年嫁给公安局长这辈子不愁没有悬疑大片看

镜像问题:娶个反贪局长是什么感受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么恭喜你找到了故事的原型,请不要对号入座

厅花白甜,放心食用


o((⊙﹏⊙))o


“人民公园?你看的是哪年的‘新闻’啊?”首都机场航站楼,侯亮平倚在窗前的栏杆上,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一脸疑惑地听着电话那头赵东来同样诧异的声音。
几分钟前,早早过了安检的侯亮平无聊地刷着手机,忽然看到京州的朋友分享了一篇《今年元宵节哪里去》的推送。侯亮平早就习惯了公安系统节假日绝缘体的作息规律,直接把标题脑补成了《今年元宵节赵东来哪里加班去》,带着好奇和一丝侥幸点开看着,就发现人民公园有个彩灯游园会。侯亮平想着人民公园距离赵东来值班的市局指挥中心和他们最近时常出没的一个办案点都不太远,便打电话给赵东来,问他下班以后有没有兴趣与民同乐一下。
“今年人民公园什么活动都没有。你也不想想明天什么日子,市里不可能批的。”赵东来语气笃定。
“我刚刚在网上看到的啊……不会是下面搞了什么活动没跟市里报备吧?”
“不会吧?人民公园跟省委大院一街之隔,谁借他们的胆子……”赵东来也有点犹豫了。
“小心为妙啊东来,要不你再核实一下……”侯亮平说着,身后广播声响起,“我要登机了回去再说吧。”
放下电话,赵东来沉思片刻,拨通了网监大队的电话。不久,网监部门回报,与所在街道联系核实,人民公园确实没有任何元宵节相关的活动。网上传言系个别自媒体将本市几处传统元宵灯会的旧闻直接复制拼凑后发布,忽略了其中两个公园今年不再举办灯会的事实。所在街道和分局收到市局网监的协调函后纷纷在新媒体平台发布了辟谣信息。赵东来还是不放心,让网监将事件来龙去脉整理出一份信息报给市应急办,才算告一段落。
在单位食堂草草吃过晚饭,赵东来照例同各有关部门的带班领导一起守在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大屏幕前。

入夜,赵东来和交管局秦局长同时发现了人民大街及附近道路上异常增多的车流。赵东来适时地想起了灯会的谣言,凑到兼任应急办主任的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身边小声提醒。谁知主任大人一脸茫然:那个你们不是已经辟谣了吗?
赵东来无语凝噎。第一批机动警力奉命开赴现场,指挥中心的通讯座席繁忙起来,前方却接连传回坏消息:人民公园附近三个停车场已经满员……附近有摊贩聚集……现场部分群众情绪激动……
所有人都在心中默念着千万别出事,偏偏怕什么来什么,正在这时,监控屏幕实时传来骇人一幕:人民大街上,一辆SUV大概是看前方行驶缓慢,突然拐出车队压着双黄线掉头,不巧对面一辆轿车正从右侧超车视野受阻,两辆车就这样在指挥中心一片惊呼哀叹中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两辆车都动弹不得,拖车一时又进不来,事故造成的拥堵如水波一般迅速扩散。“封路吧。”赵东来和秦局长对望一眼,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赵东来向市政府做出请示,一边布置好警力一边等着实施交通管制的授权。正在这时,指挥中心大门突然打开,市委书记李达康一阵风一般大步走来,身边赫然是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
到底惊动了省里,赵东来心底一声哀嚎。两位领导径自来到赵东来跟前,连个像样的招呼都没打就一连声地发问:人民大街上什么情况?都堵到省委门口了!今年大型活动都停了怎么还出这么大篓子?这么多人哪儿来的?干嘛来的?赵东来只得如实汇报。应急办主任在李达康的死亡凝视下可怜兮兮地望着赵东来,赵东来叹了口气,隐去了早已向应急办报备的事实,转而谈起眼下的解决方案。“我们的警力已经控制了各个路口,正在疏导交通。我建议,由应急办协调我市电信运营商,向人民大街一带的所有手机用户群发政府公告短信,短信内容……”赵东来敏捷地从一打文件中抽出一张递到李达康面前,“您看这样行吗?”李达康扫了一眼,摆摆手道:“你把关就行了,赶紧发!交通管制的消息发布了吗!”“发了发了!”应急办主任点头应着,从赵东来手里接过纸条,如蒙大赦一般转身走了。
李达康面色稍稍缓和,从金秘书手里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赵东来还没喘口气,祁同伟又冷着脸上前问道:“东来局长,谣言的源头查清楚了吗?造谣的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目的?”“最早发布谣言的那个公共号负责人我们已经拘了。”赵东来赔着笑脸解释,“那小子一进来就吓哭了,看着不像故意的。”“哪个坏人会把故意写在脸上?我怎么不信一个微信公共号能有这么大能量?”祁同伟冷笑,“东来,要是你们市局人手不够,省厅可以支援!”李达康见不得自己的兵受委屈:“算了祁厅长,你们就守好省委大院吧,这里交给市局去查,东来?”赵东来唯唯应着,一再保证彻查到底,然后借口接电话退到了一边。
此时此刻,赵东来看着手机上两个未接来电和十几条微信消息,对“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句诗有了全新而深刻的理解。

侯亮平给赵东来打第一个电话是刚下飞机的时候。赵东来没有接,侯亮平知道他忙,也没太在意,在京州机场到达层一边等出租车一边刷微博。首页特别关注里看到汉东省厅和京州市局官微接连转发了几条关于元宵灯会的辟谣,侯亮平隐约感到哪里不对,坐上出租车以后不觉又掏出手机,随手搜索了一下“京州 元宵 灯会”等关键词,随即被搜索结果惊出冷汗——下午刚被京州市公安局局长亲口辟谣的消息此刻赫然出现在了国内几大知名门户网站和内容平台上。侯亮平仔细看了看,最早一条是一小时前,最近的一条只过去了几分钟。门户网站显示的消息来源是人民网,侯亮平使用人民网的站内搜索功能顺藤摸瓜,却发现只有一条人民网汉东频道的转载,时间还在门户网站之后。侯亮平一时想不明白,又给赵东来打了个电话,还是没有接通。于是侯亮平将搜索结果截屏,附上简短文字说明通过微信发给赵东来,然后把自己扔在出租车并不舒适的后座上,有些焦虑地摆弄着手机。
出租车驶出机场,驶过上演美国大片的收费站,驶上一马平川的机场高速,赵东来的电话终于打了回来。电话里赵东来问侯亮平在哪里,“市里交通管制了,你从机场回来可别走人民大街。不行先在下面将就一宿吧,明天早上我去接你。”
侯亮平会意,并不急着吩咐出租司机改道,依然朝着市中心方向驶去。侯亮平对着手机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电话那边一个声音喊“赵局,查清楚了!”赵东来似乎是把手机拿远了点,应了两句,又对着手机说道:“感谢热心网友侯先生提供线索哈!这事简直太离奇了,等我回去跟你讲……哎不对,你早点休息,别等我了!”侯亮平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摇头苦笑。
出租车进了环路,电台里报路况的声音此起彼伏。路口等红灯时,出租司机有些为难地扭头看着侯亮平:“解放路真去不了了,前面都堵死了,您看这?”侯亮平这才吩咐司机靠边停下,付了车费,拉着行李箱徒步穿过一个街区的车流与人流,最终拐进了路边一个不起眼的路口尽头的一个不起眼的院子。这是侯亮平掌握的市公安局又一处办案点,虽然比不得117办那样清静舒适,但胜在交通方便。赵东来说的“先在下面将就一宿”就是这里了。

事态平息以后,李达康马不停蹄地召开会议总结此次事件的经验教训,会议结束后祁同伟又把赵东来单独叫去详细询问了一些情况。赵东来踏进小院大门时已经过了午夜,一眼就看到中间一间平房还亮着灯。

“怎么还没睡呐?”
侯亮平从宽大的长沙发上弹起来,有些夸张地打了个哈欠:“等你揭晓答案呀。”
“敢情不是等我哈?”赵东来揽着侯亮平坐下,抓过侯亮平的茶杯猛喝几口,仰头示意侯亮平打开自己的公文包。
“最早发布错误信息的是本地的几个微信公共号,我们及时辟谣了,没有造成太大影响。谁知下午——就是你刚上飞机那会儿吧,一个山寨诈骗网站,”赵东来指着信息简报,“——亮平你看,正经人民网的网址这里是个‘点’,冒牌货这里是条下划线——这个冒牌货不知为什么盯上了咱们,又一次发布了那篇错误的报道,随即被各大门户当作真的人民网转载,造成了严重后果。”
侯亮平完全明白了:“这也不怪他们,现在网站都签互转协议,直接用机器人抓取内容,谁也没想到人民网还能有假吧。”
赵东来躺倒在沙发里,伸展双腿搭在侯亮平膝头。侯亮平将简报摊开在赵东来肚子上,一边伸头读着,一边揉捏赵东来结实的腿部肌肉。
四肢传来的舒泰也没能盖过赵东来心里的不满:“不怪他们,怪我们咯?事情闹这么大,没人负责了还?”
“那个山寨网站呢?”
“服务器在境外,只能先屏蔽掉,没办法。”
“微信公共号呢?”
“行政拘留——要我说太便宜他了,你们就不能办他个传播虚假信息罪、照着五年上限判?”
“恐怕够不上啊……”侯亮平将简报翻过一页。
“怎么够不上?浏览量过了5000了。今天车祸造成4人轻伤,交通中断一个小时!情节还不够严重?”
“这不是还有个山寨网站跟着搅和嘛……因果关系很难界定啊。”
“怎么不去当律师啊你?”赵东来笑着抄起一份文件砸向侯亮平的头,“知道嘛,我今天可是被达康书记和你老学长混合双打,你也不想着帮我出口气!”

“检察官的权力是用来帮你出气的吗!”侯亮平半真不假地炸了毛,在赵东来大腿上重重捏了一把。
“别闹……”赵东来一哆嗦,蜷起一条腿,“累了。”
侯亮平趁机摆脱压迫,将文件划拉到一边,挤到赵东来身侧躺下,大脑袋伏在赵东来胸口,拖着绵软的长音道:“不闹不闹,我也累了。”
赵东来抬手狠狠揉了揉猴头,柔声道:“跟你说别等我了嘛……今天睡这么晚,明天上午休息半天吧?”
“哪有时间休息啊……我这带回来一堆最新指示呢,明天——不对,已经是今天了——得趁热乎把会议精神都落实了。”
“看来侯局长进京这几天收获不小啊,这次谁又要哭起来了?”赵东来开着玩笑。
“别提了,我才想哭!”侯亮平抬起头表示抗议,随即又有些泄气地趴了回去,“这三天会开的!场面话都说得漂亮,一到细节问题谁也不愿出头,哪有办案子痛快!”
赵东来翻身缠紧他的猴子:“还想着回花果山做山大王呢?”
侯亮平在赵东来怀里仰起头,眯着一只眼打量身边不能更熟悉的人:“东来,你说话的口气怎么越来越像老季了?”
两人说着笑着,语声渐低,鼾声渐起。窗外,新年第一轮圆月业已西斜,灯火阑珊,万籁俱寂,只偶尔有早起的鸣虫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顽强地宣示又一个春天的到来。


一个后续)

“因为我也要像老母鸡护崽一样保护你啊!”今天的东来局长还是这么接地气呢。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