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IA

相彼良玉,胡然而终藏;尔有文德,恶用乎圭璋。

雏菊】(-4)【人民的名义【赵祁【清水剧情向

伙伴们新年好呀~

既然过年,高低得来二两饺只不是

第一次给自己挖这么大坑,居然就遭遇两次文档莫名其妙的丢失,简直郁闷得想锄地……

不过坑是不会坑的啦,变成年番也不会坑的啦23333

=。=

私设及预警

前文(-5) (-4.5)

番外(一) (二)

本文原本是上一篇的后半部分,合一起发怕是会太长不看,分开又有点短XD部分涉及后面剧情构思得久了点,不排除随时吃书的可能XD


>.~


“大吊车,真厉害,千斤的钢铁……”从祁同伟办公室出来的赵东来简直一步三摇,情不自禁地哼起了京剧《海港》的唱段。初次同领导交流业务的结果让赵东来感到十分振奋。终于有一位领导自始至终听完他的计划和设想没有面露难色。祁同伟在为数不多的表态中明确肯定了赵东来“让岗位大练兵回归实战”的思路,以至于赵东来反倒有些不安地提醒祁同伟这其中可能增加的支出与风险。赵东来回味着祁同伟不置可否但分明充满自信的笑容,忽然抬手拿文件拍了拍脑门,暗笑自己的杞人忧天——祁同伟是什么人?汉大政法系的天之骄子,省政法委高育良书记的得意门生,不出意外接王局长的班只是时间问题。有省里扶上马送一程的支持,想必再大的困难也能“轻轻地一抓就起来”,就像赵东来谈到物证中心实验室设备的问题时,祁同伟说起要向省里争取成为全省首个DNA数据库试点、建设分子生物实验室时那笃定的语气。

想起汉大帮,陈海在庆功宴上的话适时地浮现。可以说林城腐败案与祁同伟调任京州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赵东来直觉事有蹊跷,只是多年的刑侦工作已经令他养成了没有充分证据不轻易表露想法的习惯。赵东来也不是没有怀疑过祁同伟为什么不追查泄密之人。想起不合常规空降的经侦队长,此前种种担忧如恶藤野草一般爬上心头,却又不似初闻祁同伟和陈海姐姐分手之时的震惊。毕竟传闻只是传闻,总抵不过自己和活生生的“老祁”打交道得出的判断。何况,省委常委级别的纠葛不是自己一个处级刑警队长需要浪费时间考虑的问题。相比之下更值得担忧的是,新领导谈话的字里行间都流露出工作重心转移的迹象——谈及刑侦未来的发展方向,祁同伟再一次难得地明确表态:随着天网系统的全面铺开,未来计划从各部门——当然,主要是刑侦——抽调精干的专业人员组成一支专门的图侦队伍,对于可能的人事变动希望赵东来以工作大局为重,做好心理准备。最后布置具体工作时,特别提到了全市非法集资相关的刑事犯罪问题,要赵东来把人手都撒出去,尽快做一个摸底向他汇报——这简直就是在替经侦打工嘛。

赵东来预感到刑侦支队前路漫漫,命途多舛,却又委实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祁同伟对京州公安系统的发展规划清晰明确而颇富前瞻性,其中一些何尝不是赵东来心向往之的。赵东来承认,王局长和季政委都是清廉正派、作风务实的好领导,但是毕竟一个岁数大了身体又不好,早没了开疆拓土的锐气;另一位虽是汉大政法系出身,却从不拉帮结派,只能在各方势力之间小心周旋。两位领导能带领京州市局在政治风云中守住执法者的初心和底线已然实属不易,赵东来自是不能再责怪人家过于谨小慎微。祁同伟在林城有没有私心不能确定,但有一点陈海说的没错,祁同伟此番来到京州,确实是心怀大志的。此时自己如果再以部门利益为计较,便显得小肚鸡肠、不合时宜了,何况人家不也肯定了刑侦的工作成绩、支持了自己的工作计划嘛,以祁同伟对新技术的执着,想必也不会对实验室的困难坐视不理。

正想着吕静拜托的事能有几分把握,口中唱段就被一声俏皮的招呼打断了,吕静从楼梯拐角蹦蹦跳跳地过来,和赵东来并肩走着,毫不见外地对着赵东来手中的材料探头探脑:怎么样?我们有希望用上新仪器了吗?赵东来诚实地摇摇头:领导忙着交接工作呢,哪有功夫关心这种小事?吕静信以为真,原地蹦起多高:赵东来!你太不够意思了!我当初就跟你说这种样品外包出去比较好,你不舍得花钱,现在可好……赵东来哈哈大笑:……可是在我严肃地劝谏之下,领导终于表示重视……话没说完,冷不防背后一个声音:赵队长这样造谣可不好吧?祁副局长一向都很重视科学技术,之前我们还聊过大数据在预防和打击经济犯罪中的应用。你知道吗?当年在学校的辩论赛上……

赵东来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指着吕静拿腔作调地数落道:跟你说多少遍了,走廊里不要大声喧哗,都已经是实验室的负责人了,稳重一点行不?身材娇小的吕静踮起脚,目光越过赵东来的肩膀,朝经侦队长皮笑肉不笑的胖脸一眼瞪去。刘伟像是全不在意,绕过赵东来来到吕静面前:哈!不说过去的事了。美女体谅体谅你们赵队长,刑侦事多,你们实验室动辄又是上百万的东西,换成谁在领导那里也得从长计议嘛。赵东来和吕静同时白了刘伟一眼,懒得答话。

正说着,楼梯上又传来人声,祁同伟和政委季昌明有说有笑地走下楼来。看到三人,季昌明呵呵一乐:哟,同伟,你说的真没错,少坐电梯多爬楼,还真有意外收获呀!众人打着团结的哈哈各奔东西之后,祁同伟苦着脸朝季昌明一摊手:我的政委大人啊,这个活宝您和王局当初怎么就没顶住嘛?如今请神容易送神难喽……

 

不管有多少插曲,时间的前进总是不可阻挡。好在祁同伟没让赵东来等太久,悬在头顶的“第二只靴子”就扔了下来。

某日赵东来行动归来将枪械入库,正遇到从靶场出来的祁同伟。看祁同伟冲自己笑着招手,赵东来跟身边兄弟告辞先走一步,上前与祁同伟并肩同行。

“哟!老祁!”赵东来一边打着招呼,一边提着鼻子凑上来,嗅着祁同伟身上的火药味儿,“新配发的大屁股左轮!亏你还能玩这么久,这一身火药渣子。”

本来祁同伟是那种亲密间距非常大的人,这次却不知为什么,对赵东来凑上来的鼻子毫不反感,甚至还有一点伸手摸摸他鼻子头的冲动。然而伸出的手终究还是把人往外推了推:一边儿去!鼻子这么好使,给你送警犬基地去?

赵东来哈哈大笑,帮祁同伟掸去肩背上看不见的气味,祁同伟却叹口气道:不是我想玩儿,听说下面对这枪意见挺大的,我得亲自调查一下才有发言权嘛。

赵东来一挑大拇指,毫无廉耻地吹吹捧捧:祁局身先士卒,同甘共苦,英明!

不等祁同伟回话,紧接着满脸欠揍的坏笑再次凑上前去,明知故问:那个,调查结果如何啊?

祁同伟哑然失笑:明年做预算的时候报一批92吧。

赵东来果断蹬鼻子上脸:老祁哎,我听说北方工业前年出的那个NP22,在北美市场口碑非常不错,价格也合适,能不能弄两把来咱们……

祁同伟白了赵东来一眼:要什么NP22,有点出息,给你弄个P226得了!

赵东来对于祁同伟会知道NP22与P226的渊源已然毫不惊讶,只是心念电转间隐隐觉得有些不妙。虽然知道领导这是开玩笑,但是这玩笑开得未免也太大方了,招呼自己过来闲扯了半天不说正事儿,天知道后面有多大的坑等着呢。于是果断正色道:别介,德国货咱可玩不起……对了局长大人,叫我过来有什么指示?

祁同伟也笑得亲切,揽过赵东来的肩膀拍着:之前跟你说过的人事调整,其中一些涉及你们刑警队的,想跟你沟通一下。

赵东来看祁同伟这毫不避讳的架势,心知局长大人已经做了决定,哭穷叫苦那套怕是不灵了。来不及细想,就见祁同伟笑容不改,单刀直入:我就跟你要一个人,可不许叫苦啊。

谁?

陈文强。

去经侦?

嗯。

赵东来条件反射般的苦起了脸:刘队长手下人才济济,文强那可是我们队里唯一一个能干活儿的研究生……

“——所以你更不能挡人前程嘛。”祁同伟像是早就预料到赵东来的反应似的,脱口而出。

赵东来深吸一口气,还是无法反驳,委屈得活像一只被主人踩到尾巴的大金毛。

祁同伟亲昵地揽着赵东来的肩膀,却换上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哦对,你们之前申报的资金批下来了。去跟吕科长说,那破仪器就别修了,好好研究一下尽快报个采购申请上来,这回要一步到位,买进口的、最先进的!

说罢,还是没绷住冲赵东来灿然一笑,眼神写满“你懂的”,朝赵东来的肩膀捶了一拳,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

赵东来愣了两秒,追着祁同伟的背影吼了一句:“P226大了点,228正好!”


~.<


好吧~这其实是二两注水的酱油,谁借点饺子23333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