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IA

相彼良玉,胡然而终藏;尔有文德,恶用乎圭璋。

娶个厉害且漂亮的媳妇儿才能当大官】【人民的名义【赵侯

没有又名了2333

~(≧▽≦)/~

下班路上,与检察长热烈交流工作的反贪局长被楼下埋伏多时的公安局长一把拐走。每年的1月16日前后,侯亮平和赵东来都会抽时间相聚小酌,纪念促成今日一切的那个开端。战场的硝烟与血腥已然淡去,回忆不再伤感,倒是更像属于他们二人的某种节日。
检察院同仁对盟军的行事作风早已见怪不怪,任由侯亮平有些夸张地呼救。赵东来径直将侯亮平拐到了城铁站,换乘最新开通的支线,才公布了此行的最终目的。

市郊的体育场路南,一家以烤肉香肠和自酿啤酒著名的德式餐厅,侯亮平两眼放光地盯着赵东来,赵东来则专注地盯着面前的菜单,冷不防背后熟悉的一声“老大”。这是赵东来自刑警队时就和属下养成的默契,非公务场合不以职务相称。赵东来回转身,看到他的刑警队长挽着一个姑娘正朝自己这边走来。两位局长以侦查员的机敏盯着刑警队长,王国风脸一红,拉着女生的手晃了一下:“这是我……女朋友,韩晓琳*。晓琳,这位是……”“我知道呀,”那姑娘大大方方上前半步,浅鞠一躬轻声道,“二位局长好。”二位局长心情大好,轮番上阵,把刑警队长审了个底掉,直到小两口满脸通红捂着嘴吃吃笑着说不出话来才把人放走。
待二人走远落座,侯亮平隔空戳着赵东来的大方脸,学着王国风的语调:老大?
赵东来嘿嘿笑着不答话。侯亮平哼了一声:看来达康书记也不管你,你们干公安的真是野惯了!
烤肉和鲜啤陆续上桌,两人边吃边聊,嘴上一刻不停。酒至半酣,王国风和女友先行离去。赵东来想起刚刚的对话,啜一口啤酒,抬眼看着侯亮平:哎,你们同事平时都叫你什么啊?侯亮平两手一摊:现在是“哎”,过去是……“厨子”。
两人笑着碰杯,饮尽最后一口鲜啤,招呼服务员买单。服务员过来看了一眼桌号道:您这一桌已经有人结过账了。赵东来和侯亮平悚然变色,异口同声地问道:谁?服务员抬手一指:就是刚才坐那边的先生和女士。赵东来了然地点点头,起身要往外走,侯亮平却道:把结账单给我看看。服务员老大不乐意地在吧台一个整理盒中翻找了一会儿,将一张单子戳到二人面前,不发一言转身走了。赵东来一面庆幸没闹出太大动静,一面又有点挂不住,拉着侯亮平道:出去再说。
赵东来出门就拨通了刑警队长的电话:“王国风,你丫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当着反贪局长的面儿给我上眼药?巴不得我折进去是吧?”电话那头一阵大笑,然后是拿腔作调的“深刻检讨”,赵东来泄气地一笑,虎起脸故作严肃道:“不跟你开玩笑,下不为例啊!”
赵东来收起电话,抬手拦了辆出租车,拉开后座车门正要请反贪局长大人上车,扭头就看见侯亮平脸色阴沉冰冷。赵东来揽着侯亮平肩膀晃了两把,怀里的人纹丝不动。堵在后面的车按起了喇叭,侯亮平忽然甩开赵东来,灵活地爬上副驾驶位置。一路上,赵东来两次凑过去想说点什么,都被侯亮平阴冷、司机诡异的目光给堵了回去。车到家门口,侯亮平瞥一眼计价器麻利地付了钱,头也不回径自进门。赵东来一路追进来关好户门,只见侯亮平挂好外套,顺手把一双拖鞋丢在赵东来面前,转身站定,一肚子火气终于爆发出来:“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你知道有多少事就坏在这一句下不为例!底线都是一步一步突破的,一旦开了口子……”侯亮平看赵东来一脸油盐不进的不以为然,突然梗住了,烦躁地抓了抓脖子后面的毫毛,“算了,道理你比谁都明白,我也不多说了,明天上班第一件事,把钱还给人家王队长!”
赵东来撇了撇嘴角,耐着性子解释道:至于吗?你不知道,我跟国风从刑警队一路过来,过命的交情,几百块钱根本不算事儿!要不改天咱再请他们小两口一顿,不就得了嘛……
“这性质不一样!”侯亮平本能地反驳了一句,就见赵东来不耐烦的表情变成为难与委屈,于是嘴边的千言万语都化成了一声轻叹:“东来,你要是怕伤感情,就往我身上推,就说不还钱的话,回家就得睡沙发,刷马桶,跪遥控器还不许换台……反正我这六亲不认也是名声在外了,不差这一回。”侯亮平目光黯淡,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打开热水器,慢吞吞地脱着贴身的棉布背心。
赵东来的目光跟着背心下沿从腰眼一路移到肩胛。早就知道侯局长头角峥嵘,扒掉这身皮才发现腰腹肌群亦是惊艳。想起自己曾经逗猴子说男子汉就该“目光有棱,背胛有负”,这猴子明明很在意吸了口气挺胸收腹,嘴上却说“是不是还要长个犀牛一样的大方脸?”……嘴硬心软啊这家伙。赵东来想着,心中的委屈和不快消散一空,脸上不觉挂上了温和的坏笑。
赵东来上前接过衣服,丢进洗衣机,伸手将走进浴室的猴子捞回来,安分地揽在怀里,失笑道:“我敢这么说也得有人敢信呐!你提醒得很对,很及时!我深刻认识到这是原则问题,不该开这个口子,可是……”“可是什么可是?”侯亮平骤然转过头,盯着赵东来,急促的质问不给对手丝毫喘息。
“你看你,职业病又犯了吧……我也想明天一早就去还钱,可是——”赵东来在侯亮平利剑一般的目光下一脸真诚的无辜,“我的工资全在卡里呢明天一大早哪儿有五百块钱给人家啊!”
“嗨……”侯亮平长舒一口气,转身和身后的人交换一个轻吻,含混地咕哝一句“早说嘛”,然后推开赵东来,从包里翻出钱夹,随手拈出一打毛爷爷放在门口鞋柜上,“给你放这儿了啊,明天别忘了拿!”

浴室雾气弥漫,水声击碎两人私语,直到侯亮平陡然拔高的声音传来——
“不对呀赵东来,今天不是你要请我吃饭吗?”
“对啊,怎么了?”
“你请客不带钱?”
“没有……不是……哈哈哈哈哈哈你可不许反悔啊!诶,别闹!老实点!!”

“呜……!”


⁄(⁄ ⁄ ⁄ω⁄ ⁄ ⁄)⁄


想起来了,又名如果不知道lo主用了什么奇怪的古文梗想想辛稼轩总没错了2333

*致敬《冰是睡着的水》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