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IA

相彼良玉,胡然而终藏;尔有文德,恶用乎圭璋。

致青春】【人民的名义【赵侯

没头没尾小段子

又名加班是公务猿的浪漫



====



京州下雪了。虽然侯亮平在北京生长多年,对大雪司空见惯,但是头一次在南方踩到实打实地没过脚背的积雪,还是格外兴奋。尤其看朋友圈里北京的朋友一片南雪北调的哀嚎,特意跑回检察院大院里上蹿下跳地拍了很多照片得瑟。然而吃过午饭看雪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样子,侯亮平本能地警觉担忧起来,午觉也不睡了,自己冲了杯速溶咖啡,一边吹凉一边给赵东来打了个电话。


“亮平?出什么事了?”赵东来似乎是在开会,压低了声音紧张地问。“没有没有没有,”自一一六结案以后,侯亮平有日子没见过赵东来这么严肃紧张的样子,赶忙出言安抚,“我没事儿,就是关心一下盟军嘛。看这雪下的,你们那边压力不小吧?”
电话里一阵窸窸窣窣,紧接着赵东来恢复正常音量的硬朗声线传来:“可不是嘛!这才半天的功夫,交通事故增加了3倍……交警都撒出去了。好在都不是什么大事,没有严重的人员伤亡。”
“真正的考验还没到呢,等路上的雪化了夜里再冻成冰,明天早上可就……”
“这你就甭操心啦,达康书记已经协调好了各个部门,连夜除冰除雪,必要时候武警和战区部队都会增援。”喘了口气又道:“08年我们就吃亏在对灾害估计不足,缺乏应对经验和物资储备。有了那次的教训,各部门都做好了预案,也建立了应急储备,达康书记很重视,每年都亲自检查,这次不会像以前一样了。”
“那就好。不然就你那小身板,够给达康书记填几个窟窿?”
“嘁!我怎么了?我这身手侯主任没见识过么?”电话那头,在指挥中心门外的走廊里慢慢踱步的赵东来下意识地挺直了脊背,本想跟侯亮平逗上几句,谁知这猴子知趣地溜了:“好好好我怎么没见识过……哎,你忙吧,不开玩笑了。抽空就休息一下,少喝点咖啡。有什么我能做的尽管说啊!”
赵东来轻笑道:“我用你们党风政风监察室做啥?上路除雪?你扛得动一包融雪剂吗!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别给路上添堵就行了。”
侯亮平谨遵教诲。下午刚上班就临时召开一个小会,叮嘱各部门注意雪灾可能的影响。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半小时,侯亮平让办公室通知监察室全体第二天早上提前一小时到岗,然后便宣布提前下班,以免给早晚高峰添堵。

刚刚完成转隶的反贪局千头万绪,侯亮平坚守在新的阵地上,耐心细致地对付着雪片般飘落的一地鸡毛。夜色深沉,纪委大楼窗口的灯光渐次熄灭。窗外雪景分外妖娆。路上的拥堵随着喧嚣褪去,全市公安系统上到局长政委下至警校学员彻夜无眠,和市政、路政工人并肩作战,大街小巷渐渐现出漆黑的底色。京州这座大型现代化城市在上天的考验下运转如常,此刻被雪光天色映衬出本真的一面,繁华而大气,方正而灵动,一如建设者的品格。

侯亮平站在顶楼大厅的窗前,搜索记忆,发现即便是在北京也有年头没见过如此美好的雪景。只可惜,自己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实现和恋人一起赏雪的奢望,甚至都不能像普通人家的小情侣那样,为加班的爱人围上一条围巾、递上一杯热茶。侯亮平猜测着此刻赵东来身在何处,是在市局的指挥中心,还是在市委的会议室,抑或顶风冒雪亲赴前线、嘴里呵着一团团白气快刀斩乱麻……眼前起了雾,景色模糊,暗夜流光下,各个路口闪动的反光背心分明让人感到那个人就在身边。
一瞬间侯亮平真希望自己能有孙猴子的本领,拔一根毫毛变作千万化身,奋起千钧之力,澄清万里尘埃,化作暗物质长伴斯人左右,又不给他前进道路上添加一丝多余的重量。

侯亮平随即被自己的孩子气逗笑了,按说自己早就过了——有句网络用语怎么说的——“中二病”的年龄,不知为什么和赵东来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歌词唱的那样,“有时觉得一无是处,有时自信无所不能”*。
侯亮平知道,自己并非一无是处,也非无所不能,不论位高权重还是市井小民,都有自己的专长和局限,任谁也逃不脱老前辈早就在辩证法中点破的一体两面。唯愿此生能和那个人一起,在共同的道路上,俯身负重,砥砺前行。至于赵东来和他的情谊,就像此刻默默守护太平盛世的奉献一样,山河同证,终有所偿。



*配合Francesca Battistelli 《Free To Be Me》食用风味更佳

评论(8)

热度(11)

  1. 糖衣酥脆LUGI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深水区
    乖乖,看到提醒我以为mv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