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IA

相彼良玉,胡然而终藏;尔有文德,恶用乎圭璋。

雏菊】(-4.5)【人民的名义【赵祁【清水剧情向

醒目→私设及预警

前文:(-5) 

本篇赵祁清新寡淡的初见,有原创人物登场,忙着交待背景都快成大纲体了XD

又名啰嗦半天其实就想解释一下咱赵的东北口音是怎么来的


○| ̄|_


关于市局的人事调整,赵东来是少数几个提前知道真相的人之一。异地出警,与省检察院反贪局联手解决掉一个涉黑的腐败案后,反贪局侦察处长陈海摆酒庆功。席间,从生死一线的案情聊到近些年牺牲的公安英烈,又说起不久之前京州市局王局长突发心梗倒在办公室,差点光荣,陈海就“不经意”地对赵东来说,你以后也许能天天见到一位全须全尾的一级英模。
姐夫?赵东来愣都没打嬉皮笑脸地问。谁知,陈海却苦着脸摇摇头,叫赵东来再也别开这个玩笑。
赵东来心下黯然。自从老局长病倒,关于分局人事变动的议论就从未停止,这位一级英模是传言中人气很高的一个。可是,对于这位差点成了好友姐夫的新任领导,赵东来听到的传说却是严重两极分化。虽然祁同伟近几年离开了公安系统,系统内对这位法学硕士出身的缉毒英雄还是颇为称道。可是外面对于这位高书记的得意弟子的传说有些已经相当不中听。赵东来不以为然,刑侦出身同是基层摸爬滚打出来,赵东来深知能像祁同伟那样玩命的人,心中必然有着一团火。只是如今,这团火竟是要熄灭了吗?陈海不说,赵东来也不好详问,气氛一时竟有些尴尬。还是陈海苦笑着率先举起酒杯,向赵东来道了声恭喜,不等赵东来发问,举杯一饮而尽,咂着嘴解释道:这位老学长在林城受了不少委屈,此番调任京州,肯定会卯足了劲儿大干一场,“东来老兄可是要乘风直上飞舞到关山呐”。
 


赵东来从自己5楼的办公室一路走上7楼局领导所在的办公区,一边回忆着关于新领导的点点滴滴,一边再次端详着手中已经斟酌修改了无数次的汇报材料——库存的防弹衣即将过期必须更新,新增的实战训练计划不仅烧钱还要承担一定风险,哦对,还有一个可以说十分不走运的事,之前一个中草药中毒案的血液样本把一台原子光谱仪直接污染报废,厂家表示维修的钱差不多能买一台新的。为这,技侦的美女科长吕静已经追着他念叨了一个星期。赵东来不是不想帮忙争取一下,但是如今对新领导的态度也有些没底,这件事终究不如前面那些紧要,还是见机行事的好,实在不行还可以从自己手头的几个专项资金里面想想办法。相比之下,更让赵东来头疼的是,刚从楼梯间拐进楼道,就看到经侦支队队长刘伟灿烂地笑着从祁同伟的办公室里出来,不等赵东来打招呼,就一副当家作主的口吻招呼到:赵队才过来啊!快进来老祁正等你呢!

赵东来很快调整好了情绪,虎虎生风地大步跨进新晋副局长的办公室。虽然几天前的全会和随后的接风宴上已经见过不止一面,场面话也说了不少,真正这个距离公事公办地面对面时,赵东来还是忍不住瞪大眼睛从头到脚把人打量了一遍。
祁同伟倒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沉得住气,等赵东来看够了,才抖了抖制服衣襟,和善地笑着问了一句:怎么,我身上有脏东西么?
赵东来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祁同伟对面的椅子上,十指相对直视着祁同伟的眼睛,大方地实话实说:没有没有,我就是第一次看到活着的一级英模,有点激动。
祁同伟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苦笑着连连摆手:有什么好激动的……碰巧没伤到要害罢了,这辈子的好运气都用完了。
赵东来感到话头不对,连忙敛神正色,把手中的材料递上去,按着材料上的框架介绍起刑侦支队上半年的工作。
其实各部门的工作老局长早已和祁同伟做了交接。前几天一直在下面各分局转悠,此番召见市局直属的各个支队长,祁同伟更多是想考察一下每一个具体的“人”。
缉毒侦察员出身的祁同伟对情报格外重视,未见其人已经记熟了属下几个处级干部的背景和履历,此刻一边听着赵东来的汇报,一边像电脑读取数据库一样,在脑海中逐一回顾:赵东来不是汉东土著,父母都是地矿方面的专家,长春地质学院毕业师从李四光先生。赵东来自小跟着父母踏遍中国的山山水水找矿,直到京州煤矿集团成立,赵父出任总工程师,母亲也受聘汉大地学院教授,一家子才在汉东扎了根。结婚6年的妻子是公安医院的外科医生,据说当年两人都是陪朋友去参加联谊活动,却彼此一见钟情,在汉东公安系统里至今传为佳话。
脑子里想着,祁同伟不觉嘴角上扬,赵东来周身野生动物一般的朝气和遍地吴侬软语中一口放肆的儿化音给他留下了不错的第一印象。

祁同伟心情不错,对面的赵东来可是越发惶恐。看领导有点心不在焉,忙把表功的内容压缩简短,重点谈起今后的工作计划,轻车熟路地哭穷叫苦起来。

说到正题,祁同伟一边礼节性地应着,回避任何表态,一边抬手揉了把脸,赶走脑海里不时浮现出的几张面孔。久违的公安业务让祁同伟有一种如鱼得水的快感,但是高老师给了祁同伟自由舞台的同时也留下了一道考题:年初高育良刚离开吕州,吕州就爆发了一起非法集资大案,数千被骗光毕生积蓄的群众走上街头,发展成了严重的群体事件,不良影响波及海外。“非法集资和民间借贷问题是今年下半年的工作重点,你在京州要做到防患于未然!之前王局长身体不好有心无力,你不妨就从这里入手,打开工作局面。”
京州市局的经侦支队是汉东省历史最久的一批,现任队长刘伟比祁同伟还大三届,也是汉大政法系的学生,主修经济法学,是吕州集资案后特意从政法委调来的。老师如此周密安排,殷殷教导,用意不言自明。虽然自从林城李为民案泄密事件不了了之以后,祁同伟对汉大校友早没有了之前那种自然而然的亲近感。但是初来乍到,单枪匹马,祁同伟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资本忤逆恩师兼顶头上司。

想到政治资本,祁同伟又把京州市局几个处级干部在脑中过了一遍,不禁就想起之前调阅的近几年的工作档案。自从赵东来担任刑侦支队长以后,刑侦的工作成绩就年年出现在最突出的位置,尤其此人处理积年悬案的本领堪称一绝,个人集体立功受奖无数,在系统内已然小有名气。
然而,祁同伟虽然离开公安系统有几年,基层那些政绩注水的把戏却还没忘。看着赵东来漂亮的履历,眼前叠映着面前人有些油滑的笑脸,饶是祁同伟一时也难以判断——这个人究竟是滑头一个还是可堪大用?

就在赵东来探不到新领导的反应内心焦急得想挠墙的时候,祁同伟终于主动开了口:先别急着哭穷,年初省厅拨给你们那两个专项怎么样了?
赵东来暗暗松了口气,这个问题早有准备,自是对答如流,连对面领导脸上愈发浓厚的笑意也只当是对自己条理清晰的回答感到满意,万万没想到,祁同伟突然沉下脸问了一句:你刚才申请的那些项目,有多少能想办法从专项里解决?
这回轮到赵东来顾左右而言他了。
祁同伟拿起赵东来的工作总结举到面前,挡住一个得意的笑,只让赵东来把申请报告都留下,自己一边一目十行地读着,一边就着买新设备的话题东拉西扯地感慨起了新技术带来的变革,一边还不时偷眼瞧着面前人拧着八字眉一脸苦大仇深的笑。


目光在工作总结上扫着,祁同伟的笑颜里露出一个转瞬即逝的惊讶。
“光明区两起入室盗窃你们队立案了?”祁同伟翻着文件似乎随口地问道。
赵东来还没从刚刚的打击中缓过神来,十分诧异领导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么一个具体而微小的案子,呆呆地点点头一脸“这有什么问题吗”的表情看着祁同伟。祁同伟眼神里写满“你是第一天参加工作的?”瞪回去,耐着性子问道:“有什么线索了吗?”
“目前除了现场,还没有别的线索。”赵东来如实回答。
“你应该明白,京州几个区正在旧城改造,案发地所在的旧城区人员流动性很大,流窜作案的可能性高……”
“这我知道,可是……”赵东来感到自己被新领导看扁了,急忙要解释。祁同伟没让他说下去:“那你知道其他区县还有6起类似案件,他们分局都没有立案吗?”
说到这个赵东来就很生气,茶杯重重墩在桌上:“所以犯罪分子才有恃无恐嘛!分局不想管,我们就亲自抓起来!”
祁同伟看着赵东来认真的样子哈哈大笑:“这你放心,跑不了他们!前几天去各分局调研,我挨个踹了他们局长的屁股。”再次望向对面时,笑容忽然就充满了意味深长的慈祥:“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愿意接这个活儿当然好,只是可以先查起来,有头绪了再立案嘛。”
赵东来这才明白过来,新领导是担心自己年终总结上的破案率呢,于是两手一摊放松地把自己扔在办公椅里,径直朝对面的人坦然一笑,硬朗的声线带着俏皮的北方口音道:“我的局长大人,这个您就放心吧,该进去的总会进去,迟早的事儿!”
什么政治资源什么可堪大用都不重要了,那一瞬间,祁同伟只希望自己的眼睛里有一台照相机,不动声色地眨一眨眼就可以把那个热诚而坦荡的笑脸永远留在记忆里。


_(:3」∠)_

自我吐槽之前还是先等等评论(都是错觉


评论(2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