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GIA

相彼良玉,胡然而终藏;尔有文德,恶用乎圭璋。

驯鬣记】【雏菊番外【人民的名义【赵祁

短小的一发
又名#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渣文笔写不出我豆儿的威武,放张网图侵删


≡[。。]≡








第一次去祁同伟的住所前,赵东来一直怀疑他们厅长养了一只脾气古怪的猫。刑侦高手实在无法忽视厅长大人手臂、肩头间或还有锁骨周围不时出现的细长而凌乱的抓痕。
好在,谜底在步入客厅的一瞬间就揭晓了。
二层小楼一角,楼梯下的三角空间被改造成了有着透明玻璃门、换气风扇和喷雾器的柜子。里面纵横交错着许多树枝和藤条,布置成热带雨林的模样。顶部两盏形状奇怪的灯发出一黄一蓝的光,而尊享这豪宅的生物——一条体长足有一米、通体翠绿的鬣蜥,正趴在距离晒灯最近的树枝上眯着眼睛,四肢放松地垂向身体后侧,足有身体两倍长的尾巴静静垂在一边。

赵东来看到小动物就立刻抛弃了房屋主人兼顶头上司,来到柜子跟前手舞足蹈地向新朋友打招呼。
看到张牙舞爪地陌生人,刚刚还昏昏欲睡的小青龙瞬间睁圆了眼睛,两只前爪撑起上半身,下巴上的肉扇抖索着张开,头部有节奏地一上一下,嘴巴微张像是露出一个微笑。
“它叫什么……嘿!快看它朝我笑呢!”赵东来扭头看到这一幕,兴奋得有点语无伦次。
“你别……“祁同伟一脸嫌弃地看着赵东来:“那不是笑,是露出牙齿向你示威呢!巴豆儿——”
祁同伟没来得及过来安抚自己的宠物就听到砰的一声,小青龙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半转过身,修长而遍布肌肉的尾巴闪电般朝着赵东来面门扫去,结果重重抽在透明的柜门上,发出壮观的声响。
饶是安全地站在柜门之外的赵东来也吓了一跳,皱着眉后退了半步。
祁同伟没好气地白了赵东来一眼,上前检查蜥蜴的尾巴有没有受伤。
“这家伙嘿!帅气倒是挺帅气,但是一点也不可爱啊!”赵东来歪着脑袋,像是自言自语般地小声吐槽着。

“——不、可、爱?”祁同伟一字一顿地重复着,赵东来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因为祁同伟半侧过来的脸上挂上了他熟悉的咬牙发狠的冷笑。

“别看它这个威武的样子,其实是个纯素食者,在自然界里属于处在食物链底层的物种。”
祁同伟拖着长音冷冷地说着,转身抱臂而立,和赵东来以及愤怒的小蜥蜴都拉开一个安全距离:
“如果你从第一次张开眼看世界的一刻起就面临生存率不到5%的竞争,你就会明白,‘可爱’是一种奢侈品。”

“那怎么办?”赵东来像是没有听出祁同伟言语间的冷淡一样,一脸无辜地摊手问道。在他眼里,这么漂亮又有个性的宠物不能抱不能摸,简直心痒难耐。
“要么,就躲远点别招惹它;要么,你可以试试取得它的信任,让它明白你不会伤害它,这里也没有……”
下一秒祁同伟说不出话了,一只手臂有力地环住了他的腰,将他带向温热的怀抱里——
“那要怎么才能让它明白呢?”
两个人被拉近到一个从未有过的距离,赵东来口中的热气伴着低沉的声线悉数喷洒在祁同伟耳边。
巴豆又抖开喉扇,半张着嘴,危险地缓缓摆着尾巴。
祁同伟看赵东来露出咬牙吃秤砣的表情,怕这个阳光青年热血上头真的做出什么危险动作,只得别扭地挤在他的身边,就事论事地解释:别一惊一乍的,慢慢靠近它,它示威时别怂,攻击你也别跑,等它熟悉了你的气味,再拿食物试试吧
“哦,就跟第一次摸枪的感觉差不多嘛,不能耸肩眨眼,对吧?”赵东来说着,调皮地耸了耸肩膀,健硕的二头肌蹭得祁同伟一阵头皮发麻。
祁同伟恨极了赵东来这种小聪明,所以没舍得告诉他“这家伙可比制式手枪暴躁多了”。
赵东来自信地坦然一笑,右手依然揽着祁同伟,左手不紧不慢地拉开柜门,竖起一根手指,径直朝满脸恐惧和警惕的小蜥蜴面前伸去。
祁同伟大惊,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巴豆紧张的神经终于崩断了。已经高度收缩蓄力的粗壮四肢瞬间发力,身体像箭一样弹起,半侧着头一口咬在赵东来指腹,然后任由躯体径直坠落,翠绿的身形迅速隐没在层层树影之中。
赵东来的手指上顿时出现整齐的一排血洞。祁同伟想推开他去找药品,却被有力的胳膊死死箍住,动弹不得。
“不是说不能逃跑吗?”赵东来扭头看了一眼身边人,两只手臂都保持着一动不动,血流如注的手指就竖在凶手平时最喜欢的那根树枝跟前,像极了在靶场上举枪站定的模样。

终于,闯了祸的小青龙抵不住最高枝头的诱惑,一边偷眼望着二人的方向,一边蹑手蹑脚地爬了回来。
赵东来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受伤的手指缓慢而不容质疑地靠近巴豆的头,不论它如何示威,甚至再次绷紧全身肌肉微张着嘴……终于,在巴豆发起攻击之前,手指按上了它的鼻尖。鲜血顺着并不锋利的小角滴落在光滑的鳞片上,在鳞片的缝隙里洇成一个心形。

聪明如巴豆者自然瞬间明了了双方的武力差距,后退两步,慢慢收起喉扇低下了头。乌黑溜圆的一双眼睛却始终盯着赵东来的脸,眼神里依然充满恐惧与戒备,但更多的已经是好奇,还有一些……委屈?
赵东来也盯着它的眼睛,心想不知道这东西会不会流泪,如果会的话,此刻真要抱着它痛快地哭一场。
于是赵东来收回手指握成拳,近身半步,整条手臂横在巴豆面前,比最高那条树枝还要高一些。
小青龙一下一下吐着分叉的舌头,将赵东来混杂着血腥的气味送进犁鼻器细细感受。许久——连一边看着的祁同伟都替赵东来感到手臂酸痛——小蜥蜴才像慢动作一样抡起一只前爪,搭上那条手臂。

直到那条蕴藏着可怕力量的尾巴完全放松地垂在了赵东来手边,祁同伟才舒了一口气,整个人仿佛脱力,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赵东来的臂弯里,就像刚才经历恐惧与期望的天人交战的是他自己。


<□:≡

配合BBC纪录片《像恐龙那样生活》食用风味更佳


评论(25)

热度(29)